百盈PK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百盈PK1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20 07:01:2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汪文斌指出,新中国成立以来,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,已经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、第一制造业大国和最大的货物贸易国,这些成就是中国人民用自己的勤劳、智慧和创新精神实实在在干出来的。一段时间以来,美国个别政客声称中国今天的发展成就是靠窃取他国的技术,占他国的便宜来实现的,我想这种说法缺乏常识,也别有用心。对此国际社会和美国的有识之士自有公论。【文/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洋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安倍晋三(中)与岸信夫(右)(图源:新浪网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诚然,岸信夫的前任河野太郎在担任防卫大臣期间,也曾发表过若干不利于中日关系发展的言论,但河野更多的是为了借助攻击中国来提升自身的影响力,为今后竞选自民党总裁赢得筹码,未必表明他发自内心的反华,不然也就不会有河野太郎在担任外相期间,积极推动中日关系改善了。然而,与河野太郎有本质不同的是,岸信夫的“亲台”立场十分清晰,他自身的政治资源有限,即使再怎么打“中国牌”,岸信夫也难以在仕途上迈上更高的台阶。因此,作为防卫大臣的岸信夫今后如果发表强硬对华言论,当然包含了谋取政治利益的目的,但更多的可能就是出自内心的真实表达,并极有可能转为实际行动。这一点值得我们关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台湾的国际参与问题上,岸信夫认为,日本应更加积极支持并协助台湾参加世界卫生组织、国际民航组织等。在日台交流方面,他则建议称,日本政府可以推动政要访台,日台没有邦交,外务大臣不可能访台,但可以派副大臣级别的官员访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后,日本新首相菅义伟让“亲台派”岸信夫出任防卫大臣一职,不论是出于“报恩”安倍晋三,还是单纯的人事安排,抑或是推进新安保政策的制定与执行,但至少表明菅义伟政权今后在东海、南海以及钓鱼岛等问题上,采取强硬对华政策的可能极大提升,在配合美国战略部署的同时,深化日美同盟关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2月,也就是第二次安倍政权成立后不久,岸信夫扬言要推进日本版“台湾关系法”,从法律层面保障日本与台湾的关系。尽管最近几年,岸信夫的声调降低,但始终没有放弃推动日本版“台湾关系法”的立法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在发布会上说:“相比俄罗斯而言,中国对我们来说是个更大的问题。中国的问题(相较俄罗斯)要大的多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岸信夫无法于5月20日前往台湾参加蔡英文的就职典礼,但这并没有成为他向蔡英文送祝福的阻碍,岸信夫率领“日华议员恳谈会”事先录影向蔡英文表达祝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底,岸信夫在接受《产经新闻》下属杂志《正论》专访时表示,期待日美台进行安保对话,并可从民间的“第2轨”对话做起。岸信夫认为,美国有一部“台湾关系法”,在安全保障上可守护台湾,而日台关系虽好,却没有相当于“台湾关系法”的法律。他还建议称,如同美国派遣军人进驻“美国在台协会”一样,日本也应建立相同的体制,派遣主力级自卫队员进驻在台北的“日本台湾交流协会”,这可与台湾的军方建立关系,以防有意外事件发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过继后,岸信夫和父母也生活在东京,尽管岸家与安倍家之间的往来互动很密切,但岸信夫直到上大学前都把安倍晋三当作表哥,把日本前首相、安倍洋子的父亲岸信介当作祖父。岸信夫今年初在接受日媒专访时曾回忆,“我和父母住在东京,所以是作为表亲与安倍家相互走动。但是,岸家和安倍家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密切,所以我和安倍晋三的见面次数要比一般堂兄妹的见面次数多,在我看来,即使上了高中,关系最好的亲戚也是‘表哥’安倍晋三。”